看真实的美国海军:美军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舰长

作者:买球网站万博   来源:http://www.goldpalm.net    栏目: 英超买球manbetx    日期:2019-04-22

  62艘“阿里伯克”级“宙斯盾”驱逐舰,无疑是美国海军的中坚力量,能成为其舰长也是海军军官一生的骄傲。不过其经历可不像美剧《末日孤舰》那么拉风而刺激,更多的充斥着各种日常琐事、疲惫和无奈,以下就是1993年10月-时任驱逐舰DDG 52, USS Barry号舰长的James G。 Stavridis中校24个月任期的流水账摘录,非常真实具体,让我们一同去感受“高大上”背后真实的美海军日常和伯克级驱逐舰真面目吧。

  由于美国海军的军官养成路线上,坚持定期动态轮岗制度,军官在每个岗位只能干2-3年,所以作者的24个月驱逐舰舰长任期是非常典型的。“巴里”号是“伯克”级驱逐舰第二艘,作者正好是“巴里”号的第二任舰长,其实比首任舰长要幸运得多,因为首任舰长的大部分任期里,是在造船厂度过的,等到战舰下水、试航、验收、交付,首任舰长差不多就到期了。真正在第二任舰上手里,才会指挥战舰去开展各种训练、考核和实战部署,这才是战舰魅力生涯的开始。

  舰长上任伊始,“巴里”号已经完成了各种基础准备,即将开始一系列单舰科目训练考核,为将来的编队合练和海外部署做准备。以下就是单舰训练的日常:

  “伯克”级驱逐舰的SQR-19被动拖曳声纳探测距离超过100英里,主动声纳探测距离超过25英里,能够用ASROC反潜导弹在8英里外发动对潜艇的打击。演习任务是,6艘战舰在一名资深上校,一般是驱逐舰中队指挥官的指挥下,找到演习水域2艘真正的美国海军潜艇,并模拟攻击。演习持续5天,“巴里”号进行了14次模拟攻击,当然水下的潜艇也不是活雷锋,它们也趁此机会演练了规避和反击项目,一来充分利用宝贵的舰艇航次,二来这种背靠背的对抗训练更有挑战性。

  “标准”导弹射击演习时,同时有两个目标,都是BQM-74亚音速靶弹模拟。高空目标位于7000英尺高度,低空目标是35英尺掠海飞行。战舰同时发射两枚“标准”导弹,结果都命中目标。而整个过程是与编队内其他10艘战舰协同的情况下进行的,包括了经典的CEC系统“A舰雷达探测,B舰导弹拦截”模式。

  由于训练项目多,时间紧,很多时候没时间返回母港,训练间隙只能海上锚泊过夜。说实话,平时组织锚泊的次数不多,所以成功率不高。主要就是选择合适的海面,放下长长地锚链,在恰到好处的时候锚机迅速回拉一下,这样才能让锚爪扎入海底,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会失败很多次。有时候折腾一个多小时还抓不住海底,大家又累又烦。

  MK45型127毫米主炮的实弹射击演习一般持续一天,要打4轮。其中对海射击科目使用QST-35海上动力靶,模拟敌方舰艇从10海里外逼近,“巴里”号用雷达探测、识别、跟踪,然后打30发炮弹,射击使用偏移量射击,以免损坏靶标,炮弹落水后在水下3英尺处引爆,每一轮持续射击3个小时。

  而对岸舰炮射击,一般会选择靠岸大约4英里的地方开始,对陆上13英里外的目标实施对岸炮击演习,岸上会有弹着点观察员,观察弹着点,提供修正信息,一旦命中后,就会进行急速效力射,以平均5-7秒的间隔连续打5炮,直到摧毁目标。

  驱逐舰在美国海军算中型舰艇,没资格配固定牧师,需要定期从别的地方派一个来举行宗教仪式,以满足基督教、伊斯兰教、犹太教等教徒官兵需求,此时舰上还会升起专门的宗教仪式旗。这不,演习期间还派来一个。可惜很多时候热情而乐观的随军牧师带来的话题总是不和时宜。比如,面对一帮75%的时间都漂在海上的舰员们,讨论“开启爱的七把钥匙”。——爱你妹啊!爱的人都在岸上,大半年才能团聚,给一万把钥匙也白扯啊!就当训练间隙打个盹吧。

  舰长最忙,天不亮就起来组织训练演习,晚上还有各种总结和文案工作。哪怕是凌晨难得的休息时间,舰长住舱的电线分钟响起。这没法怪值班军官,这是海军条令规定,大事小情都必须随时报告舰长知晓,比如战舰航速航向的改变、气温高低变化、哪个倒霉蛋下楼梯扭伤了脚踝、夜班操舵手突然生病了要换人、编队司令有新指示、餐厅有人打架了……等等。牢记舰长教训之一:“军舰不怕出事,就怕出事时舰长不知情!”

  “伯克”级驱逐舰是著名的“短腿”,20节时4400海里续航力只相当于其他战舰的3/4,训练途中经常需要补给,但白天的补给机会总让给更重要的航母、两栖战舰和巡洋舰们,谁叫人家军衔都比你高呢?夜间海上补给最危险,尤其是黑灯瞎火,舰队参谋还是要求“贴近实战”实施灯光和无线电管制,于是风大浪高中要穿越整个编队,找到那个数万吨笨拙的大家伙,然后几个小时保持不到100米的间距。但一想到除了油料和后勤物资,一般还会收到邮件、快递包裹,大家就难以拒绝这种补给任务。

  在编队中找到补给舰后,在庞大的补给舰舰尾2英里处转弯,准备进入补给航线。由于伯克级的雷达反射面积很小,补给舰的破雷达难以确定它的位置,驱逐舰只能顺着补给舰的尾流,静静朝着它滑过去。夜间补给一般速度保持在15节,依靠众多瞭望哨的观测和雷达回波,谨慎保持相对位置。一般从140英尺间距开始靠近、抛射油管和钢缆。整个过程中虽然有大副和值班团队,但舰长都会来到舰桥自己的位置上旁观,避免任何不测。记住舰长教训之二:“军舰难免出事故,但海军事故调查组的第一个问题都是‘出事时,舰长在哪?’”补给一般持续几个小时,完成时已经是拂晓了,舰长又是一晚上没睡。

  这是美国海军舰长教训之三。舰长们熟记在心,压力也很大,没有第二次机会。发生任何失误,就是永远的失误,你就完了,不仅舰长在海军的生涯到头了,战舰的声誉也会长期受影响。所以舰长每一次都万分紧张。

  辛苦熬完单舰科目训练,“巴里”号就要加入联合特遣部队演习JTFEX了,此时“巴里”号将成为编队的有机组成部分,在一个具有强烈战术背景的大型演习中,扮演自己的角色,其结果将决定“巴里”号是否有资格加入航母编队参加海外部署。但过程非常辛苦,按照真实作战背景,连续两个星期连轴转,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考验。这里就拿其中一段开开眼:

  入列巡逻:首先是单舰赶赴集结海域,加入航母编队和两栖编队组成的联合特混编队,然后被分配负责某个海区的巡逻。

  海上补给:巡逻几个小时以后,按计划与补给舰进行了2个小时的海上补给,期间两位舰长(大部分都是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的同学)通过两舰间的有线电话聊了聊天,然后飞奔回战位继续巡逻。

  快艇骚扰:突然一艘假想敌“奥萨II”型巡逻艇(由美国战舰扮演)以15节速度靠近,试图制造事端,然后又主动离开。过了一会它又进入两栖战舰群来回穿行。由于此时与“该国”还没有进入公开敌对状态,因此“巴里”号只是保持警戒,直到它离开。这里其实考验的是舰长对交战规则ROE的领会和运用、对各种临界状态的控制和合理反应,以及如何不被引诱进入无法预知的事态中。

  空中骚扰:突然一架F-14临空飞过,没有任何身份识别信号,“巴里”号按照交战规则用导弹瞄准它,但没有下令射击,因为F-14也没有过度的敌对行动。

  再次补给:然后又是弹药干货船的补给,18个货盘包括干货补给和300发127毫米炮弹,舰员必须迅速把这些危险品安全转运到弹库中。

  爷爷辈的炮弹:通过货盘补给过来的127毫米炮弹状态差别非常大,一些新型号锃光瓦亮,也有一些传统高爆弹之类则陈旧和锈迹斑斑,从标识上可以看出有些是20世纪50年代生产的,比舰长的岁数都大!但只要没有被发射,定期检验合格,就只能在海上从一艘船运到另一艘船,就像没有接到最后退役任务的老兵,在海上永生!

  掩护搜救:弹药补给完,马上就是护送一艘两栖战舰驶往近岸海域,去搭救一名跳伞的飞行员。更遭的是,此时海上起了雾,能见度不足1000码。为了安全起见,“巴里”号主动把两舰之间的距离拉大到4000码,完全靠雷达保持跟踪。这个过程持续了4个小时。然后又接到新指示,让舰长马上乘直升机到航母“华盛顿”上报到。

  飞行会议:在大风中飞行26分钟后,直升机降落在航母宽大的飞行甲板上,让“巴里”号痛苦不堪的风浪对这个10万吨的大家伙似乎没啥影响。舰长接到的新任务是利用“巴里”号的隐身特点,悄悄接近海岸,与岸上一个排的“海豹”突击队员会和,并把他们安全地撤回来。舰队参谋和舰长就在旗舰的餐厅里讨论了通信、水深、夜视仪、联络信号、撤离程序等所有细节,然后让舰长马上重复一遍。然后舰长又带着海图和笔记搭乘直升机回到“巴里”号颠簸的飞行甲板上,前后也就一个小时多一点。

  继续战斗:此时“巴里”号按计划继续在编队内作战,在自己的阵位上与假想敌保持接触,重点担任反潜任务,同时发射“战斧”巡航导弹打击敌内陆目标,发射“标准”导弹拦截不时飞临编队上空的敌方飞机。直到凌晨2点离开编队,隐蔽赶往与“海豹”的汇合地点。

  长途潜行:抵达与“海豹”的汇合地点前,需要穿越200英里的敌方控制海域,这也是发挥伯克隐身性能的意图所在,因此可以保持无线电静默,关闭与编队相关的通信,这样至少了不少骚扰电线小时连续工作中打个小盹。

  秘密任务不平静:隐蔽穿越这200英里敌方控制区的过程也不平静,途中遭遇了一艘敌方单独活动的护卫舰。“巴里”号果断用2枚“鱼叉”导弹将其击沉。天亮以后,途中遇到了几艘民船,还发现了一具潜望镜,所幸识别出那是我方潜艇。傍晚时分,距离敌方海岸越来越近,“巴里”号打开渔船特有的欺骗灯光,并把航速设定为7节,让敌方海岸防卫部队误认为是一艘“哈特拉斯角”型渔船。19时左右,接近会合地点,此时天已全黑,9000吨的“巴里”号完全融入黑暗,雷达和声纳等全部静默。在敌方海岸雷达看来,就是沿岸无数模糊不清小点中的一个,而从望眼镜里看,就是一艘点着暗淡灯光、航速7节的“渔船”。午夜抵达汇合地点,降速到2节,很快瞭望通过微光夜视设备看到了两个微弱的识别信号,“海豹”突击队准时抵达。他们的橡皮艇是静音发动机的,瞬间就接近了“巴里”号,“巴里”号马上一个右满舵,为“海豹”创造出一片无风区,迎接这批敌后潜伏4天的突击队员,然后掉头返航,在距离航母100英里的时候,“海豹”突击队的直升机把他们都接走了,而“巴里”号到第二天早晨才抵达航母编队附近。

  战果累累:返回航母编队后,“巴里”号继续在自己责任去担任防空、反潜、对海打击、对岸打击任务,初步统计包括:向2艘敌舰发动快速导弹攻击;指挥引导2架直升机击沉1艘敌方柴电潜艇;成功击落5架入侵的敌机;发射了23枚“战斧”导弹且中间没有出大的错误。而同时参加演习的编队其他驱逐舰中,有2艘被攻击了,其中1艘还被判定被击沉,它们有可能被取消后续的海外部署资格。

  战争迷雾:当演习接近尾声,“巴里”号物资也基本消耗殆尽,准备接受补给。终于是一次惬意的白天补给,”“巴里”号兴高采烈找到补给舰,缓缓进入补给航线码准备抛缆绳了,突然接到编队指挥官的新指令:“补给舰要执行新任务,‘巴里’号务必坚持到傍晚接受另一次补给!”——WTF!这就是战争迷雾。

  会飞的补给舰长:日落时分,“巴里”号终于得到了海上补给。补给过程中,两名舰长依旧通过临时架设的有线电话聊天,补给舰“卡拉马祖”号舰长艾迪-法赫是一名从军20年的海航战斗机飞行员,他正在接受成为航母舰长的轮训计划,其中就包括担任大型补给舰或两栖战舰舰长,以弥补和积累这种大型慢速笨拙战舰的指挥经验。一小时后,补给完成,“巴里”号以32节高速返回航母编队阵位。

  紧张的JTFEX演习终于结束,首次参演的“巴里”号以优异的表现通过考核,具备随着航母战斗群海外部署的资格。随即“巴里”号返回诺福克军港休整约30天,无论是官兵家庭,还是战舰本身,都将进行充分准备,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正式随航母编队6个月的海外部署。

  由于海军海外部署动辄6个月,为了减少对家庭的冲击,帮助军人和家属度过这一时期,海军作了大量努力,制定有详细的“官兵部署指南”,讨论了可能发生的每一件事情,制定各种情况的处置要领,包括告别家人、安排好家庭和个人事务,甚至包括个人遗嘱和有关事物的代理人授权,还有为几名高科技人员安装电话和互联网联系热线。用海军家属的话说:“部署让坚强的家庭更坚强,让脆弱的家庭更脆弱!”

  消磁是战舰部署前的必经环节,消除战舰磁性,避免受到磁性水雷的攻击。一般把战舰开进一个浮船坞,然后全身绑上电缆,伴随着连续的小股电流,电磁场开始作用全舰。此时全体舰员都呆在舰上,为期2天,然后结束,解开电缆,离开船坞。小麻烦是,电缆会蹭坏战舰的油漆,需要补漆。烦就是总有人担心这两天个人遭到了“可怕”的电磁辐射。

  待在港里,就免不了被安排一些迎来送往的杂事。这不,阿根廷一艘护卫舰来访,“巴里”号作陪。“阿根廷”号是一艘德国造的MEKO型护卫舰。除了两艘战舰舰员的礼尚往来,按照惯例,斯塔夫里迪斯舰长也积极与阿根廷护卫舰舰长发展私交,包括带着妻子和阿根廷护卫舰舰长夫妇共进晚餐、陪着过周末。当然,对方舰长的妻子可不是随舰来访的,而是单独从阿根廷国内飞来美国相聚的。

  有一天,“巴里”号驱逐舰接待了2名参议员的到访,约翰-麦凯恩,斯特罗姆-撒蒙德。前者是海军英雄,前战俘(战俘在美军是值得骄傲的经历,后来2008年麦凯恩还和奥巴马竞争总统大选)。然后共进晚餐,得知撒蒙德参议员对晚餐的“秋葵小虾汤”赞不绝口之后,斯塔夫里迪斯舰长吩咐人打包一加仑(合3.8升啊)给参议员带走。因为参议员们对海军印象好,就会有利于海军未来的预算和立法。这个看似算贿赂领导,但根据美国政府《道德行为准则》,几十美元范围内的礼物是允许的。

  舰上有6名来自不同学校的军官候补生。让本科阶段的军校学员直接跟随主力战舰出海在实际任务中实习,而不是建造专门训练舰,是美国海军的军官培训特点。但其中2人明确表示对水面舰艇部队的工作不感兴趣,而希望做情报和后勤工作。但在“巴里”号驱逐舰上实习期间,舰长还是要求他们老老实实熟悉战舰结构、各系统和战舰操纵,学习领导士兵,熟悉海上生活。(作者署名:默虹美海军学习小站)

上一篇:专家:052D比伯克级差距大 中国需要更大驱逐舰       下一篇:美海军计划升级伯克级驱逐舰 配备新型反导雷达